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杨奇病了!

    这天晚上他从外面散步回来还好好的,莫文静开车把他送回蛇园休息,可是第二天清晨,习惯性上天台练拳的李弘彦和李悍却迟迟没见杨奇上天台来看他们练拳。

    师兄弟俩还以为杨奇还沉浸在他爷爷过世的悲痛里,没心情上来指点他们练功,结果等他们晨练结束,下楼到餐厅吃饭的时候,还是没见到杨奇,两人自然觉得奇怪。

    李弘彦一进门没见到杨奇,就问在盛饭的莫文静,“莫姐!师父呢?他还没起床吗?”

    李悍也看着莫文静,等她回答。

    莫文静摇摇头,“我刚才去叫了,没人回应!老板他可能心情不好,不想搭理我吧!我们先吃吧!一会儿我再去喊他!还好最近他没什么工作要忙,否则这样下去,可要耽误不少事。”

    “没回应?”

    李弘彦和李悍相视一眼,都微微皱眉,有点担心。

    这几天杨家置办丧礼,他们仨一直在前前后后帮忙,所以都见到杨奇异常的沉默和难过,家里有老人过世,他们也不是见过,家属难过的,他们同样也都见过,嚎啕大【龙无敌】哭、歇斯底里等各种痛苦的模样,他们也都不陌生,可是像杨奇这样失神的难过样子,他们还真是第一次见,因此也更加担心。

    因为他们都懂一个道理:一个人如果真的哭出来,事情反而不大,最可怕的就是那种明明很难过,却没什么表情的伤心。

    因为那说明难过的情绪都憋在了心里,容易憋出病来的。

    但他们也只是有这样的担心,却没人真的认为以杨奇的功夫,会真的因为难过而病倒,他们根本就没往那方面想。

    所以虽然担心,但莫文静说大家先吃,他们就真的先吃了早餐。

    他们吃过早餐之后,李悍去蛇园里面巡逻去了,李弘彦坐在自己房间门口,不时看一眼杨奇住的房门,莫文静大概每隔半个小时就来叫一次杨奇。

    但每一次房间里都没有回应。

    刚开始她还和坐在走廊里的李弘彦相视苦笑,李弘彦甚至还轻声说:“终于看见师父也有睡懒觉的时候了!”

    可是,随着天上下起暴雨,电闪雷鸣,时间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三个多小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多的时候,莫文静又一次来敲门叫老板,里面还是没有任何回应的时候,她终于担心了,走廊里的李弘彦和巡逻早就回来的李悍也面色凝重起来。

    李弘彦轻声说:“不会吧?师父这是打算睡一上午的节奏吗?”

    李悍皱眉道:“我看,有可能要睡一整天……”

    莫文静蹙着眉头,在杨奇门口走来走去,突然对李弘彦说:“弘彦!要不你到楼背面去想办法,从窗户爬进老板房间看一眼吧?老板在里面不会出了什么事吧?以老板的性格,他就算不想起来,我今天叫他这么多次,他应该会出个声,让我别叫了吧?可现在里面却一点回应都没有……”

    莫文静的话让李弘彦和李悍齐齐变色。

    李弘彦站起身道:“不会吧?师父能出什么事呢?以他的功夫,就算有人趁他睡着偷袭,我们至少也能听到动静吧?自寻短见?怎么看师父也不是那种人吧?”

    李悍看了看两人,又看了看杨奇房门,突然开口喊:“师父?师父你在里面还好吗?你要是没事出个声行吗?您要是再不出声,我们就爬窗户进来了?”

    李悍突然扯起的这一嗓子,先是吓了莫文静和李弘彦一跳,等他们听完李悍喊的话,两人马上醒悟这是个好办法。

    李悍这么喊了,如果杨奇在里面没事,如果他不想他们爬窗户进去打扰他,他应该会出声,至少会出一声的。

    可让他们担心的是——房间里仍然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

    莫文静侧耳听了片刻,没听见里面有任何回应传出,脸色渐渐发白。

    李弘彦和李悍脸色也紧张起来,李弘彦突然转身往楼梯口跑,边跑边说:“我去爬窗户!我进去看看!”

    李悍一见,略一犹豫,也赶紧跟上,两人也没去拿伞,直接光着头从小楼里冲出来,冲进暴雨中,绕到小楼后面。

    抬头看了看二楼杨奇房间窗户,师兄弟俩人看见窗户没关严,至于防盗窗?因为这窗户是在蛇园里面,虽然是二楼,但并没有安装防盗窗。

    “我先上去!”

    李弘彦丢下一句话给李悍,已经发足往楼面冲去,只见他冲到墙面近前的时候,突然纵身跃起,腾身跃起的中途,一脚踩在一楼房间的窗沿上,借力往上又一纵,双手吧嗒一声,抓住二楼窗台边沿。

    跟杨奇练武这么长时间,李弘彦长进确实不少,双手抓住二楼窗台窗沿,身形往上再次拔高,同时身形微弓,吧嗒一声,双脚踩到二楼窗台,整个人缩成一团蹲在窗台上,一扒拉半开的窗户,身影一闪,就进了杨奇房间。

    这个高度,李弘彦都上去了,功夫比他更高的李悍自然不在话下,同样纵身飞跃上去,抬脚跟进去。

    一进来,李悍差点撞到李弘彦背上,因为李弘彦跳进房间后,竟然没往前走,直直地站在窗边,李悍紧急往旁边一闪,才避免撞到他。

    “怎么了?你站在这里做什么?”

    李悍皱眉问着,眼睛下意识望向杨奇床上,下一秒,他也呆了呆。

    因为他们的师父杨奇看上去没什么事,盘膝跌坐在床上,是修炼内功的标准姿势,双掌掌心朝上叠放在两膝,看上去一点事都没有。

    只是双眼紧闭,眉头紧皱着。

    “师父?”

    李弘彦试探着唤他,没有反应。

    “师父?”

    李弘彦又轻唤一声,同时下意识往前走了一步,盘膝跌坐在床上的杨奇依然毫无反应。

    倒是门外走廊里的莫文静听见他们进屋的动静,此时忍不住喊:“嗨!老板怎么样了?弘彦?李悍!你们谁来给我开一下门?先让我进来行吗?”

    李悍闻言赶紧过去将门打开,莫文静快步进来,当她看见跌坐在床上的杨奇,她脚步也迟疑了下,但跟着她就小心地走到杨奇旁边,在他近前轻唤:“老板?”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好书要支持。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