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明明连个看守的执事都没有,却靠着玄妙法阵陷阱深藏,张还生心中暗想:“真君宫底蕴深厚又不乏诡秘手段,我这次能假冒身份,近乎一帆风顺的谋取到许多神魔后裔精血,细细思量还多亏了大楚天子点燃烽火,让真君宫中的精英十亭里出去了九亭。

    剩下一亭里的紧要人物又恰恰瞎了眼睛,生了私心赏识我,真真是侥天之幸。”,表面漫不经心的问道:“还有这样的玄妙陷阱,不知该如何分辨呢?”

    安韶华露出为难之色,并未回答,张还生见状知她不愿透露师门玄机,也知趣的不再追问。

    两人默不作声,一前一后踏空而行许久,安韶华终于选定了一扇光门,指着说道:“找到了,这扇就是距离那巴蛇藏身之处最近的界门。

    君子且随我来。”,径直冲进了光门之中。

    见安韶华身影瞬间消失,张还生迟疑了一下紧随其后跟着踏入光门,顿时觉得眼前一黑,随后亮起无数彩虹闪的头脑一阵眩晕,紧接着又感觉有一股无形巨力开始撕扯自己的身体。

    心中一颤,还以为被安韶华算计,张还生马上心念转动,周身毛孔冒出无数深青长鬃,双手延伸下垂过膝,口唇外突,化为了一只肩高不足三尺,体态干瘦的猿猴。

    真君宫万千年来以‘八九玄功’化身之法作为传承根基,门派中自有无数精英琢磨出千百种的宝器方便施法,张还生此刻穿着的法衣就是其中一种,随着其变身猴形,自然而然缩短了许多。

    而这化身猿猴的法术则是他不久前,刚刚习得的乾【敌龙无】坤四大灵猴之一,通臂猿猴的化身之法。

    此灵猴看似其貌不扬,平凡可欺,实际却有拿日月,缩千山,辨休咎,乾坤摩弄的偌大能耐,虽然张还生变身的猴子按年岁只是婴孩,但凭着通臂灵猿可将千山万水缩于一步之间的天赋神通,也可保他不会被寻常挪移法阵困住。

    而之后一切果然就如张还生预料的那般,变身猿猴后一切异样登时消散的无影无踪,再定睛观瞧,他发现自己原来正身陷一条诡奇的苍黑漩涡之中,不自觉的被一股吸力引着不断向前。

    几个呼吸后,一点亮光突然浮现在漩涡远处,张还生灵机触动,连着翻起跟头,顺着旋流之力加速向前,眼看那亮光越变越大,最终化为一扇水帘般的屏障,挡在了自己前面。

    等他身不由己的冲破那帘障,便觉得周身一松,现身于一片野草霭霭的荒原之上,不自主的腾空而起,前冲了百丈距离才打着翻,落在了地上。

    刚一着地,草丛中便有一条首尾难辨,前后两段都长着细碎的獠牙利齿,黑豆般咕噜噜转个不停的复眼,拳头粗细长节枯绳似的怪虫一跃而起,咬在张还生颈间,缠住了他的身体。

    再细看,那怪虫咬绑住的却只是一个虚影,张还生早已移在了数丈之外。

    之后就见他单臂一伸,明明距离那怪虫还差的很远,却不知怎地一下便莫名其妙拿住了怪虫的身躯,随手一抖扔在地上,怪虫便已一动不动,丢掉了性命。

    这时一个幽幽的声音在张还生背后响起,“君子现在变身的猿猴应该就是通臂灵猿吧。

    这上古魔神血裔化身之术,果然不凡,你杀的凶物名叫‘双毒’,在这片荒原算是常见,据说血脉有着一丝‘吞地魔蚯’的烙印,虽然毒性不重生命力去极为旺盛,就算斩成两截也不会毙命,没想到落在你手中却弱小的如同寻常虫豸一般。”

    张还生回头看了看刚刚踏破界门,紧追到自己身后的安韶华,猴脸微微一笑。

    他已想明白适才是自己多虑,安韶华并未有暗害之心,便用猿鸣般的怪声谦逊道:“贵女过奖了,这通臂猿猴化身之法虽能给人平增许多神通,却毕竟只有地阶力量,用来杀杀小小虫许有奇效,却难御大敌。”

    安韶华听到这话笑了笑并未再多说什么,伸手将一颗李子大小,散发着幽幽光泽的圆珠递向张还生,话锋一转道:“咱们刚才现身之处的地下深埋法阵,连接着真君宫里的界门,每当有人凭此法阵穿越,便会自动生出一颗‘传界珠’。

    你刚才没拿自己的珠子,现在仔细收好,未来想要返回真君宫时,只需在法阵百里范围之内捏碎此珠便好。”

    张还生闻言眼睛一亮,接过圆珠惊奇的看了又看,啧啧惊叹道:“你们这些传承远接上古、中古时代,独掌一方天地的门派还真是底蕴莫测。

    我说起来也是族谱可以远溯亘古的世家子弟出身,却听都没听过世间还有传界珠这种奇物,也难怪你们这些名门大派弟子人阶、地阶修为便敢肆意来大荒之地闯荡了。”

    感觉被人小觑,安韶华皱皱眉头道:“炎黄之地的世家豪族说是传承万年,实际血脉繁杂,气运起起伏伏,时而沉沦,时而崛起,今日这支称嫡脉,明早那支号正统,底蕴自然不可能和我万世一系独霸灌江口中千世界的真君宫相比。

    此外这破界珠捏碎后要寸步不留的停在原地二十七息才会生效,遇险时再用根本便来不及,该死的仍然要死,每年单单真君宫内门弟子命丧大荒者便不下十人。

    我们敢来这里闯荡凭的可不是保命奇物,而是一颗力争上游之心。”

    “原来如此,那是在下失言了。”张还生听到这话沉思着应了句,将破界珠小心的收入了衣袖中,朝安韶华拱手施礼道:“说起来张国虽在蛮荒孤岛之上,但那苍茫大海本来便被东、南、西、北四洲所包围,算是人族的内海。

    真正无边无垠的大荒之地,我还是第一次涉足,一切都要多依仗贵女指教了。”

    安韶华听到这话瞧了张还生一眼,轻声说道:“我曾跟随师尊来过大荒几次,虽非十分熟悉,却也知道一些闯荡其中的常识,君子既愿意受教,便指点一二了。

    首先便是大荒虽然危机四伏,却也不必草木皆兵,随便使用法术神通空耗力量,免得真到了危急之时乏力应付。”

    张还生听到这话,并未争辩自己内外兼修,以三种无上功法筑基,罡气、法力几近无穷,乖乖重新变回了人形,道谢说了句,“多谢贵女指点了。”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谢楼主更新!
好文章读过以后是一种享受。
开心就好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