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苏尘从圣峰之巅的巨石上采摘下一株成熟的五阶紫元冰花,放入储物袋内。他也不多采,那些年份不够的冰花留给后来者。

    他立刻准备下山离开风暴圣峰,前往第二座传送阵。

    此地不宜久留,必须赶紧走。

    万一灵族们回来发现丢了圣物,必定大怒,愤而围攻。

    风暴圣峰被超级飓风所包围,越高处风暴越凌厉,几乎达到元婴后期的小神通灵术威力。唯有山脚处近地面的风刃最为薄弱,甚至衰减到金丹后期的威力,容易穿过。

    苏尘到半山腰,正要下圣峰的时候,却吃惊的看见,风灵王、土灵王和数十名金丹灵修,率领数千上万的低阶灵族大军,将风暴圣峰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灵族这么快就回来了?!”

    苏尘不由头疼,看来想要无声无息的出去,几乎是不可能。

    只能硬冲杀出去,但这样的难度无疑极高。

    风灵王和土灵王在圣峰山脚下,率领灵族大军团团围住风暴圣峰,以免闯入者逃脱。

    它们看到苏尘下山,一下认出这名身穿银色甲胄的白龟妖王来。

    之前土灵王和风灵王率众灵修们围攻这名白龟妖王,但不知这白龟用了什么妖法,令风土灵术不起作用,杀不了它。

    没想到被这白龟潜入圣峰,杀了四名灵族守卫。

    既然被这白龟闯入圣峰,老巢毫无疑问会遭到洗劫,风暴灵族的极品圣物紫元冰花,肯定也会被发现,并且抢走。

    灵族上下对此没有报任何侥幸之心。

    五阶紫元冰花太璀璨耀眼,动人心魄了。

    任何生灵看到它,都会诞生本能的悸动,恨不能立刻占为己有。

    土灵王不由激动的咆哮:“原来是你这白龟妖修!之前本灵王没有对你赶尽杀绝,没想到你还敢来。立刻交出我灵族圣物紫元冰花,本灵王可以饶你一命,否则我风暴灵族必诛杀你!”

    它并未立刻率灵族大军攻上圣峰去,却是怕逼急了尘不管不顾的吞服了紫元冰花,毁掉着绝世【敌无龙】圣物。

    杀苏尘事小,可紫元冰花要是毁了,千年之内不可能再诞生第二株紫元冰花。

    苏尘看到圣峰下的土灵王、风灵王和漫山遍野的灵族大军,顿时感到头疼无比,一时间止步,不敢往圣峰外冲。

    倒不是因为怕灵族。

    更因为除了这些灵族之外,在离圣峰的西侧十余里远处,还能看见蛟霑太子、夔牛大妖王、毕方、双首鹫等等近一百多位大小妖王们,都在虎视眈眈。

    而在圣峰的东侧不远,隐约能见到一群五六十名人族金丹顶尖修士们,也似在观望圣峰的情况,随时准备出手。

    苏尘一时神色犹豫。

    这意味着,自己要面对的敌人,远不只是山脚下这些愤怒暴跳的金丹灵修们。还包括众妖王和人族金丹修士。

    妖王们知道自己手里有一株紫元冰花的话,恐怕都会变得无比的疯狂。在东海妖界,妖修们为了踏上元婴境界,抢夺灵宝那是天经地义之事。

    至于那群前来执行“归墟之眼”任务的人族金丹修士,他们只知它是东海妖庭的“白卜”,并不知他另一个人族苏尘的身份。

    在一株紫元冰花这件五阶凝婴灵宝面前,苏尘可不觉得众妖王、人族金丹修士里面,有几个会成为自己的盟友,不给他两肋插上几刀就算是够意思了。

    眼下这座风暴圣峰,被三族给团团围住,简直是插翅难飞。

    这可比之前蛟霑太子、鲛将军和东海双毒等四大妖王的联手,还严重数十倍。

    他独自一名金丹中期修士,就算战力再强,身披四阶秘银甲胄,手持四阶血珊瑚战戟,也无法独自杀出三族的内外重围。

    苏尘苦恼的寻思一番,将庄绿旖和桃夭这两位金丹后期修士从灵山内放出来,商量对策。

    虽说她们也没多少战斗经验,但修为都已经是金丹后期,比他更高,也能帮上一点忙。

    “苏尘。。。你是说,我们要从三族包围中,冲杀出去?这根本做不到啊!”

    庄绿旖望见风暴圣峰山脚下,灵族们杀声遍野,众多妖王和成群的人族金丹修士们一副如狼似虎之色,不由惊得脸色发白,有些不知所措。

    山脚下这灵、妖、人三族的金丹修士加起来,至少三百名之多,是他们这边的上百倍。

    “这。。。主人,这山下的全是找你麻烦的?你这是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怎么招惹来这么多金丹境的强敌?咱们三个就算每个都有三头六臂,施展十八般法器,也不够它们砍啊!”

    桃夭都是吓得咋舌,连连畏缩摇头。

    “我杀了圣峰守卫,取了一株五阶凝婴灵宝‘紫元冰花’,灵族为此暴跳如雷也是正常。

    不过,那些妖族和人族金丹修士,却是惦记着我手里这株紫元冰花,才围聚在这圣峰周围不肯离去。我若不放弃这紫元冰花,它们怕是什么都干得出来。”

    苏尘面露些许苦涩和无奈。

    除非他愿意放弃到手的五阶紫元冰花,否则山脚下的三族几乎全是敌人,愿意帮他的寥寥无几。

    就算他有桃夭和庄绿旖这两大金丹后期修士相助,也是杯水车薪,想要冲杀出重围,又谈何容易!

    但若放弃这株五阶紫元冰花,这趟风暴小界之行就白来了。

    他手里的玉露和月仙霖、空灵蝉,三样灵宝加起来,也仅仅只能为他提供二成多点的凝婴几率,冲击元婴境界失败的几率极大。

    。。。

    众大小妖王们自然也看到了在圣峰半山腰的苏尘,也听到土灵王近乎失态的疯狂咆哮怒吼,威逼苏尘交出紫元冰花,不由惊诧,议论纷纷。

    “那不是白卜吗!”

    “原来是白卜妖兄独自闯入了灵族的老巢风暴圣峰,难怪之前在沙尘暴之中不见它的踪影!”

    “那土灵王如此焦躁咆哮,逼迫白卜交出灵族圣物‘紫元冰花’!诸位妖兄,谁知这紫元冰花是何物?”

    此灵宝极其罕见,上千年也未必能发现一株,很少有妖王听过这个名字。

    但众妖之中也有一些见识广博的古老妖族妖王,闻言顿时神色大变。

    “据我所知,这是罕见的五阶极品凝婴灵物,世所罕见。整个东海妖界已经有上千年未曾有此灵物出世了。我曾经听我夔牛族的妖祖提及过一次,在诸多凝婴灵宝之中,此物足以列入前三。”

    夔牛大妖王露出震骇之色,一向平静的牛眸中闪过一道惊羡的神光。

    它早就金丹后期巅峰境界了。

    当年在妖皇宫的万妖会上,服了玉露之后,令它的金丹变得更加完美无暇,但是依然未能结婴。

    若是能得此物,元婴大道在望。

    只是它心中有些犹豫和顾虑,它和白卜兄弟相称,这些年在东海妖庭颇有交情,不想为了抢夺一件灵宝翻脸成仇。

    蛟霑太子阴沉嫉恨的目光望着风暴圣峰上的苏尘。

    它此行任务,便是不惜代价伺机杀掉苏尘,以报蛟祖之仇。

    之前只是它私下售卖东海双毒,意图暗算苏尘。

    如今苏尘居然在圣峰找到五阶紫元冰花,那就更不能让苏尘活着离开风暴圣峰。不但要杀苏尘,它还要将紫元冰花抢到手,甚至将丢失的月仙霖和空灵蝉都一起抢回来。

    眼下正是一个大好的机会,可以利用这五阶紫元冰花,鼓动所有东海妖庭的妖王们,一起围攻白卜。

    想到这里,蛟霑朝四周震惊的众妖王们,冰冷的沉声道:“夔牛妖兄所言不错!我也知道此灵宝,妖皇宫曾经珍藏过一株紫元冰花,拥有高达三成的凝婴几率。后来被一位蛟族前辈用了,幸运的凭借此灵宝一举踏上元婴境界,得以踏上寻求天道之路。

    白卜妖兄既然在风暴圣峰寻获一株紫元冰花,我等自当前往,助它一臂之力冲出灵族重围!万一。。。。嘿嘿!”

    说到此处,蛟霑突然停下,冷笑一声。

    “不错!”

    “我等去助白卜妖兄冲出圣峰!”

    众妖王们对蛟霑此番话,那是心领神会,纷纷妖血沸腾,亢奋的吼叫。

    万一白卜这位首席大妖王被灵族杀死了,遭遇不幸。它们是当仁不让,五阶紫元冰花谁抢到归谁。

    战场上,意外总是很多。

    如果没有,它们也不介意亲手制造出一点意外。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瞬间闪避能力竟然如此之快。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