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他是北魏漠地之中密宗的苦行僧,只是因为跟随着魔宗大人多年,所以他和南朝人交谈起来,也不会让人觉得他来自北魏的边地。

    江南的风景不用说和漠地,就是和洛阳都有很大的差别,只是他一路走水路而来,却无心看风景。

    他代表着魔宗大人而来,想要和南朝最尊贵的皇帝谈一谈。

    皇帝已经同意了这次会面,在建康城里等待着他的到来。

    然而皇帝同意,有人却不同意。

    江边有一块岸石,岸石上被各种缆绳摩擦出了无数道痕迹,只是在岸石下方的湿地里,却有一些水生植物在开花,围绕着这块岸石开出了一圈红色的花朵。

    这块石上原本空无一物,然而当这条小船从远处而来,距离这块石头已经并不算遥远时,这块石上却突然多了一名男子。

    这名男子身材颀长,披散着长发,明明看上去不修边幅,却给人一种分外洁净之感。

    他的五官很正气,岁月在他的脸上似乎并没有留下什么痕迹,让人无法从他的外表判断出他的真正年龄。

    似乎说他二十余岁也可以,看上去三十多岁也可以。

    他的神容很安静,就像是空谷里的幽兰。

    他曾经在眉山中的【龙无敌】某个盐湖畔出现,只是为了要看林意一眼,只是无论是那时,还是现在,整个修行者的世界,却依旧没有什么人知道有他这样一名强大的修行者的存在。

    他毫无疑问的强大。

    哪怕他已经在这块岸石上静立了片刻,江面上那条小船上的那名苦行僧在蓦然抬首间,才突然注意到他的存在。

    这名苦行僧的眉头深深的皱起,他的面色越来越凝重,甚至觉得头顶的竹笠都越来越重。

    重的让他有些难以承受。

    所以他缓缓的伸出手来,将头顶的竹笠摘了下来。

    他随之站了起来,站在船头,看着石上这名男子微躬身行了一礼,郑重问道:“您是?”

    他必须先确定这名男子的身份。

    如果这名男子并非是南朝皇帝派来接引他,如果是他的敌人,那他就会直接选择逃遁。

    他没有信心战胜这人,而且他只是一名使者,也没有必要再这里和一名强大的修行者战斗,决出生死。

    撑船的船夫愣了愣。

    随着这名苦行僧的行李,这名船夫这才发现了远处的石头上站着一个人。

    这名船夫顿时惊讶起来。

    那块石头立在水上,距离岸边至少还有十余丈的距离,只是石头上那人看上去浑身干净,炼鞋面都未湿,而且石头周围也无船只,他便想不明白这名男子是怎么到了那石上去的。

    “我知道你是什么人,我不会让你和皇帝见面。”

    石头上的这名男子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平静的说了这两句话。

    苦行僧垂下了头颅。

    他感觉到了对方的心意。

    当他垂下头颅的刹那,一道轻柔而强大的气息便已落在了船夫的背上。

    这名船夫连惊呼都没有来得及喊出,就已经被一股磅礴的力量拍飞出去。

    他从小船上飞出,就像是被投石车投出的石头一样,砸向石上那名男子。

    与此同时,这名苦行僧往后飞了出去,他毅然决然的朝着后方的水面飞去。

    不管这名男子到底是何来历,但可以肯定的是,这必然是一名南朝的修行者。

    在他看来,既然是南朝的修行者,就至少要管南朝人的生死。

    他将这名船夫砸去,只要这名船夫能够阻对方一瞬,他觉得自己就可以顺利逃走。

    然而一切和他所想的并不太一样。

    船夫只觉得自己的背上又被轻轻一点,他的眼前一花,在终于能够惊呼出声的刹那,他发现自己已经好好的落在岸上。

    “我的船!”

    在下一刹那,这名船夫甚至没有考虑到自己是否安全,甚至没有想自己刚刚已经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他只是下意识的心痛自己的船还飘在江中。

    这要是顺流而下,他哪怕游过去可也是追不上。

    这条船,可是他的大半家当。

    然而在他心痛的叫声响起之前,原本在石上站立着的那名男子的身影已经如浮光掠影般落在了他的船上,然后再毫无停顿的掠了起来,追向那名落水的苦行僧。

    那条船如同离弦之箭,在水面上带起一条白线,竟然是直往他所在的岸边射来。

    苦行僧凭空掠出数十丈,他的双脚落在水面,却是如同踩在了棉花堆上,并未像他想象的一样没入水中。

    感受着从水中泛出的可怕力量,这名苦行僧的呼吸都彻底停顿,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这名幽兰般的男子,确定哪怕是魔宗大人亲至,都未必能够战胜这名男子。

    他无法想象,南朝什么时候出现了这样的一名修行者。

    噗的一声轻响。

    他的眉心中央突然自己奇异的凹陷下去。

    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念力推动的元气力量,已经同时镇落在那名男子的眉心。

    他不期望自己能够杀死这名男子,只想用这种两败俱伤的手段,为自己赢得一些逃遁的时间。

    然而就在他这种独特的真元和念力手段汇聚的力量镇落在这名男子的眉心时,这名男子的双目之中一片晶莹,有无数条纵横交错的光丝,从他的肌肤下透了出来。

    他镇压在这名男子眉心的力量,瞬间被割裂,粉碎,变成无数微亮的飞屑。

    “何修行!”

    这名苦行僧满心震撼的喝出了三个字。

    他认出了这是何修行拥有的手段,若非这名男子比何修行年轻太多,他曾经有一那么一刹那,怀疑南朝传出的何修行的死讯是假的。

    在接下来的一刹那,他准备迎接永恒的死亡。

    他并不惧怕死亡,只是遗憾自己没有死在故土,却要死在第一次踏足的南朝。

    这里太过潮湿,即便是死亡都不令人满意。

    然而就在这时,他听到了这名男子的声音。

    “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我不想杀你。”

    这名男子挥了挥衣袖,“回去告诉魔宗,有我在的一天,他不要想着能够和皇帝谈回到南朝。”

    这名苦行僧愣了愣,他还没有回过神来,在下一刹那,他也和那名船夫一样飞了起来。

    他的身体从水面上飞起,落在岸上,只是是在另外一面的岸上。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好书要支持。
傲不可长,欲不可纵!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