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南朝定州,蒙笼城,在这名男子挥了挥衣袖,将这名苦行僧拂到对岸时,城中的几间店铺门口的伙计也发现来了几名异乡人。

    定州虽然距离北方战场还隔着数州,就是距离之前中山王元英大军袭击的道人城、钟离一带也隔着数州,更何况中山王元英率军出其不意的深入南朝境内,也是奔着建康去的,是要切断建康和北部边军的联系,如果有可能,一举攻入建康一带自然是更好。

    定州在南朝和北魏的那些将军的沙盘之中,还算是远离战区的平安之地。

    在今年春夏交接之时,北部边境战事已经频发时,定州一带还根本未受什么影响,民众安居乐业,该怎么生活就怎么生活,绝大多数人都甚至没有意识到,南朝和北魏已经开始了一场你死我活的生死大战。

    但现在已经截然不同,虽然还未受战火波及,但很明显随着逃避战火的那些州郡的人到来,随着一些过境军队的频繁出现,许多东西都已经悄然发生了改变。

    很多东西都悄然变得紧缺起来。

    就算是最普通的喂养牲口的干草,粗盐,都变得异常紧缺。

    明明比以往更多的商队在往来,但前线的战争却像是一个巨大的吸水口,悄然的在抽空周围的池塘里的水。

    蒙笼城的名字很普通,但在定州蒙笼城却本身有着很重要的地位。

    蒙笼城一带有几个大商号,这些商号经营的都是矿石和武器生意。

    这【敌龙无】些商号本身没有制作武器的工坊,但是他们的生意,却硬生生的将蒙笼城做成了南朝重要的矿石和武器的集散中心。

    这些商号在百年之前就已经开始经营这些生意,从小小的马帮开始,到现在的巨富门阀,他们能够用各种手段,源源不断的从南朝和北魏各地,甚至能够将党项、吐古浑境内的一些优质矿石贸易至这里,与此作为优先交换,南朝许多工坊出产的武器,也是第一时间被他们挑选和收购。

    毫不夸张的说,虽然整个定州都没有一个像样的炼器工坊,但宁州、湘州,哪怕是建康一带的一些出名工坊的东西,只要今天炼制出来,可能过不了数天,就已经出现在了蒙笼城的店铺里。

    边关战事加剧,各地就也动荡,流民一多,马贼山寇也很快多了,许多门阀对于私军的需求便也高了,所以蒙笼城这一带的这些铺子的生意,反而比往年更火。

    武器不比平常货物,能够来采买的,不是门阀,也都是刀头上舔血的寇首或者将领。

    稍有差池,恐怕这些商行反而要吃不了兜着走。

    所以这些商号的伙计、掌柜,也都不是普通人,便是站在铺子口招呼客人的伙计,一般也是在商行别处干了十几年,眼光自然很毒辣。

    所以当一名老军模样的人和一男一女两名年轻人刚刚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时,这条街中几家铺子的门口伙计都是眼神微微一凛,心中都觉得这三位不是普通人物。

    那名老军模样的人看上去三四十岁的年纪,穿着的只是普通的粗布军衣,没有着甲,看不出是什么军队的军爷,而且这人虽然看上去没有什么威势,但是顾盼之间,这些眼光毒辣的伙计却偏偏觉得这名老军就像是吃饱了没事做,在羊群之中眯着眼闲逛的狮子。

    那一男一女年轻人,看上去都是二十如许,或者还要更年轻一些。

    只是这两人都不像城中的年轻人那般给人轻浮的感觉,年轻男子看上去不算太过俊美,但身姿挺拔,有种说不出的英气,明明长得很像白净的读书人,面色也十分平和,看上去似乎很好说话,然而却又偏偏给人一种莫名的威压之感。

    至于那名女子,长得便又是英气,又是漂亮,而且这些伙计是一眼就可以肯定,这名女子必定是出自某个大权贵门阀。

    那种目光流转之间,似乎随便看到什么都觉得稀松平常的感觉,让这些伙计一眼便可以感觉到她身上的大贵之气。

    这三人而且显然也是有目的而来,不是闲逛,而且似乎就是这名女子带领,直直的就朝着最靠近街口的一间铺子走了过去。

    这家铺子叫做金风坊,在这条街中门面并不算最大,但这是承天号的铺子,承天号则是蒙笼城里最大的商号。

    看着这三人径直朝着自家的铺子而来,门口的伙计顿时深吸了一口气,迎了上去。

    但他还未开口,那名女子的声音便已经轻轻的传入了他的耳中,“告诉你们家掌柜,说是建康陈家的人。”

    这名伙计面色顿时一变,毫不犹豫的躬身行了一礼,道:“请诸位贵客随我来。”

    他根本未带着三人在陈列着诸般武器的铺子里停留,只是在进门时弹动了一根铜线,内里的庭院之中便有清脆的铜铃声响起,他便带着这三人直接入了后院,上了楼。

    这间铺子的掌柜已经在楼上雅室的门口候着,看见三人上楼顿时也躬身行了一礼,道:“富玲珑见过大小姐。”

    他的面色虽然平静,但哪怕三人随了他进了雅室坐了下来,他兀自心跳不已,忍不住苦笑起来,看着对面的年轻女子道:“您过来,怎么不先让下人通报一声,我等都无准备,恐缺了礼数。”

    “我是送人,行军之中,顺便采办,不需多礼。”

    年轻女子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用如此客套。

    “送人?行军之中?”

    这间铺子的掌柜名叫富玲珑,他的心思也十分玲珑,他听着这句话,再看着年轻女子对身旁那名男子的神色,再想到之前这名女子在钟离城,他便的呼吸便顿时直接停顿,脸色再也无法平静,震骇的看着那名年轻男子,连声音都颤抖起来,“您…您难道就是铁策军…林意将军?”

    这名陈家的女子,自然就是陈宝菀。

    而她身边的男子,正是林意。

    林意倒是被他的表情弄得微微一怔,道:“我正是林意。”

    富玲珑今年已经五十有余,他平生见过不知道多少达官贵人,见过无数边军将领,但此时看着林意,他心神震荡,一时间,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一时竟是无言,只是再下意识的伏身行了一个大礼。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好书要支持。
傲不可长,欲不可纵!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