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承天号,宝通号、良工坊这些人的商议很快告一段落。

    生意是生意,和无条件的付出便绝对不一样。

    之前这些商号和军方、一些权贵门阀做生意时,自然会有很多特殊的限定,但若是抛开各种限定,而且只需考虑一千五百人的精锐军力时,这些生意人和优秀匠师的想象力就发挥到了极致。

    完美,简直是完美。

    看着最终汇聚而成的清单,元承运和富玲珑自己都觉得赞叹,他们自己都觉得,似乎换了自己领了这样军备的一千五百名军士,自己似乎都能打几个漂亮的胜仗。

    “我们不知道林大将军您什么时候想入党项,但我们这份单子里列的东西,除了军马需要耗时长一些之外,应该都可以在一个月之内备齐,并送到齐通郡。”

    元承运亲自将这份单子交到林意的面前时,他看着林意的面容,虽然明知道林意十分年轻,但还是在心中忍不住感叹英雄出少年。

    “军马和我们的粮草、所需的药物,你们不用考虑。”

    林意一边认真的看着手中的清单,一边很断然的谢绝。

    “这些都不用【龙无敌】考虑?”

    元承运和富玲珑愣了愣,但随即看到林意身边陈宝菀的嘴角露出的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这两人便顿时醒悟过来。“倒是我们愚钝了。”

    金乌骑是公认的天下第一骑军,连北魏那些自幼在马背上的强大部族的骑军都无法与之相提并论,在骑军方面,哪怕是对于马匹的选择,以及各种恶劣环境下的跋涉和战斗,应该没有人会比金乌骑更强,更有经验。

    虽然金乌骑听说在钟离之战也损失惨重,但剩余的金乌骑却是都归了林意的这支铁策军,如此想来,铁策军将来的这五百骑军,恐怕就是一支新的金乌骑。

    林意和陈宝菀还在凝神看那份军械清单,一时没有再说什么,元承运和富玲珑两人想到此层,心中却是越来越好奇,他们忍不住去猜想,林意的这支新军,到底都会由什么样的军士组成。

    ……

    六二七。

    这是钟离之战结束,除去一些无法行动的伤病员,跟着林意开始西进的这支铁策军的人数。

    包括林意自己,包括剑阁剩余的人,包括齐珠玑、萧素心和魏观星等所有修行者在内,此时跟随着林意的这支铁策军总人数便是六百二十七人。

    这些人里面,有剩余的金乌骑,有王朝宗等幸存的当时的钟离城守军,有十数名私盐贩子,还有便是原本的铁策军。

    自林意被封十一班神勇镇西大将军开始,沿途的一些镇戊军的军力,包括一些预备的军力,其实都可以调动补充,扩入铁策军。

    然而从离开钟离城开始,林意却是连一人都没有增招。

    林意和陈宝菀直接找承天号等商号,大量准备军械,齐珠玑又去桐山监提重案犯…。现在林意这支铁策军的所作所为似乎有些肆意妄为,而且即便陈宝菀对这些商号有那一句交待,但恐怕过不了多少时间,稍微聪明一些的人都会很轻易的揣摩出林意的战略意图——精兵,主动出击。

    但在今日之前,却委实没有几个人能够明白林意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现在这支铁策军,连统一的军服都尚且没有申领,在行军之中,完全就像是一支杂军。

    这支“杂军”此时就驻扎在蒙笼城外的一片野地里。

    十余辆马车毫无秩序的散乱停着,行军营帐也是显得凌乱而随意。

    不远处的官道上,正巧慢慢行来一支两千人左右的地方军。

    行在前方的是八百左右的轻骑军。

    这些轻骑军所骑的战马都是清一色的雪白,连一根杂毛都没有,而且毛色十分光滑,马身的肌肉都是高高隆起,显得雄健异常。

    这些轻骑军头盔上的白羽和旗帜上的“陈”字,证明了他们是定州军的精锐骑军,大名鼎鼎的白马骑。

    无论是南朝还是北魏,绝大多数骑军都不会佩戴任何多余的配饰,但是定州一带的一些骑军却有着特殊的传统。

    这些白羽不是为了显得英武好看,而是一种荣誉的象征。

    只有经历过上千人以上的战阵,而且在战阵之中杀死过两名以上敌人的骑军,才有资格在自己的头盔上插上这样的白羽。

    这些行进在官道上的轻骑军,每一个人的头盔上都有白羽,这便意味着在定州,这支骑军绝对是精锐之中的精锐。

    在远处,这支骑军就已经注意到了驻扎在野地里的这支“杂军”。

    这支军队的将领并没有先派数骑过来查看问询,因为远远看着这支“杂军”,这支骑军的将领心中就已经觉得,这或许应该是某一个途径此地的门阀的私军。

    然而等到他们越来越接近,看到其中一些人身上金色的铠甲,看到一些铁策军的衣饰时,这些将领的面容却渐渐变得僵硬起来。

    他们心中隐约的猜测,和某个传闻越来越重合。

    尤其当距离这支“杂军”只有数十丈的距离时,当可以看到这些人脸上的神色和情绪时,这些将领和他们身后的军士,心中都涌起一些古怪的感受,甚至有一种说不清楚的寒意在他们心中生成。

    这些人的眼神明明很平和,很善意。

    然而和这些人的目光相触时,他们却莫名的觉得这些人和他们有着截然不同的气质。

    这支骑军为首的一名年青将领面容渐肃,他缓缓的竖起了手。

    他身后的军队齐刷刷的停了下来。

    然后他下马,离开官道,朝着这支“杂军”所在的野地中走去。

    他是陈治,定州军最优秀的年轻将领,之前所统御指挥的战斗无一败绩。

    在平时,他是一个极为自信,也很骄傲的将领。

    然而此时,他看着这些人,心中丝毫没有骄傲的情绪。

    他的心中也有着不断涌出的凉意。

    看着这些平和但莫名让人觉得可怕的“杂军”,他的嘴角甚至荡漾起一丝难以察觉的苦笑。

    难道这就是面对十几万敌军,在如同炼狱一般的杀场,最后存活下来还能取得胜利的军士,才能拥有的如修罗般的气质?

    “定州,白马骑陈治,您是?”

    看着迎上来的一名看上去比自己大上几岁的将领,他认真躬身行了一礼,问道。

    “铁策军,神威大将军部,王朝宗。”

    王朝宗也对着他认真行了一礼。

    他在钟离城之中所受的伤很重,虽然经过黄秋棠的用药,接着又有陈家的灵药,但是在此时却还未完全复原,他行礼时的动作有些艰难,面色也有些过分的苍白。

    陈治感觉得出他的伤势。

    听着他的名字,陈治的心中也瞬间涌出极大的尊敬。

    钟离大捷之后,整个战争过程里很多细节被忽略,或者说有意的遗忘了,但这些细节,军方自己却很清楚,今后的很多故事书里也一定会有记载。

    王朝宗是钟离大捷之后,所有钟离城中幸存的将领之中所获封赏最少的一位。

    因为他以下叛上,甚至将上峰将领杀死吊在北墙之上,这种事情,虽然基于他的英雄无畏,基于他要镇守住钟离城,但对于军方而言,却依旧是无视军令,绝对不可取,绝对不能大力宣告的事情。

    除了血腥和英勇,军队更在意的是军纪和绝对的服从。

    只是军方考虑的是大局,而底下每一名将领,对于这样的事情,自然就有着各自的判断。

    “很荣幸…真的很荣幸见到您。”

    陈治微微迟滞了片刻,然后极为认真的轻声行了一礼,“林大将军,在不在此处?”

    在之前的行军之中,这支铁策军也已经数次遭遇过地方军,所以王朝宗很能理解陈治此时的心情,他有些歉然的笑了笑,道:“林将军他们入城办事,恐怕不会很快回来。”

    “我们受命调度,不会在此处停留,看来便是错误,无缘参见林大将军了。”

    陈治心中生出浓浓的失望之意,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想了想,然后认真道:“有什么我等能帮得上忙的吗?”

    王朝宗略微沉吟,还未应声,他身后不远处的营帐后却是转出一名看上去很安静的少女,对着陈治行了一礼,轻声道:“应该会有,他日若有一些东西要运送,恐怕还要劳烦将军。”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好书要支持。
回复 引用 返回顶部 报告
傲不可长,欲不可纵!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