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王爷,查清楚了。”

    一个书房之中,一名浑身黑甲的铁甲军士推门进来,对着一名身穿蟒纹锦袍的中年男子拜伏在地。

    这个书房至少是寻常人书房的四五倍大,左右两面都是紫檀木的架子,架子上全部都是各种古籍,而书案前的这名中年男子的身后墙上,却是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剑。

    这名中年男子面色赤红,眉毛极浓,面相十分威武。

    听着这名铁甲军士的话,他放下了手中的一本古籍,眉毛顿时挑起:“哦?”

    “沈鲲的确是在林意的军中。”

    这名铁甲军士站立起来,也是一股铁血肃杀的气势,“钟离之战之后,他还活着。”

    “好大胆的魏观星,好大胆的林意,竟然敢劫我的人。”

    中年男子冷笑一声,将手上的古籍往自己身前案上一拍,轰的一声,案上劲气四溢,十余本册子都像活物一般跳了起来。

    “王爷,那怎么办,要我暗中召集人手,半道设法截杀吗?”这名铁甲军士的面色却是丝毫不变,只是冷冷的问道。

    “不需要,现在谁都知道林意要去党项镇边,要对付他和沈鲲,难道还需要我们的人?”这名中年男子嘲弄的笑了笑。

    这名铁甲军士目光剧烈的一闪,面色却是纹丝不动,“王爷您的意思是?”

    “你们先去党项,盯住他们,至于动手,交给党项人便是。”

    中年男子目光微沉,冷漠道:“不过告诉党项人,铁策军中的沈鲲,不管死活,他身上的东西,一件都不能少,都要交给你们。”

    “这是自然,我们会盯着党项人。”这名铁甲军士点了点头。

    “现在林意已经是十一班大将军,你们铁鲨军去党项,不能带任何可以让他们认出身份的东西,否则万一落了把柄在他手中,后患无穷。”

    中年男子看了一眼这名铁甲军士,冷冷的吩咐了这几句,却是又冷笑了起来,“林意他们行军这一路上你们不要招惹,但是该盯着还要盯着,现在无论是南朝还是北魏,或是党项,想要动他的人恐怕不知道有多少。哪怕他有剑阁的那名亚圣护着,能否活着到达党项边境还是【无龙敌】未知之数。”

    这名铁甲军士面无表情的躬身行了一礼,道:“属下明白。”

    ……

    ……

    “这林意真是如此肆无忌惮,连圆场围抢粮案的那些个案犯都敢提出去放在铁策军中充当军士?反倒是宁州刺史好心想要送些精兵给他,他都不要,徐子监里这些个圆场围抢粮案的案犯,可都是报了皇帝,上达天听的,这些人秋后就要处斩,他固然有权提出去给他充军,但这种手段,不怕皇帝认为他专门找些对皇帝心生不满的人?”

    一名身穿绸衣的官员,黑着脸咬牙切齿。

    这名官员头发有些枯黄,长着一张马脸,看似清瘦,但衣衫下的血肉都是高高鼓起,散发着一种强大的气势。

    他看上去只有三十余岁的年纪,但实则已经四十有五。

    他是西平郡的郡守洪渲,虽然归于宁州刺史管辖,但是西平郡在宁州却是最大的囤兵地,他的兵权极重,最关键在于,他是萧锦当年的部下,自然属于萧家的亲系。

    今日里让他怒火中烧的,不是林意连知会都没有知会他一声,就从他西平郡的徐子监之中提走了七十余人,其中很多在他看来都是朝廷必定要重惩的案犯,最为关键的原因,是他知道了铁策军从徐子监中提了人走,他让人通报去铁策军,想要拜会一下林意,却都被林意拒了,说是行军途中,不便停留再见地方官员。

    只是按他所知,林意的铁策军行军也并不快,而且今日就在西平郡城外狐耳岗扎营,既已扎营,若是林意有意相见,那他作为地方下阶官员,随时都可以按林意的意思前去相见。

    在洪渲看来,他既已主动提出前去拜会林意,便相当于萧家主动对林意示好,哪怕之前萧家和林意有些过节,但官场上大家互相给些脸面,便不至于撕破了脸,日后再互相给些好处,渐渐关系便能缓和。

    “大人,你切不可动气,这林意越是肆无忌惮,越是表现得骄妄,你便越是不能轻举妄动。”他是气得脸黑,他身侧一名师爷却是心中紧张,脸色有些发白,连连劝诫:“既然他要对党项用兵,至少一年半载,没有人动得了他,而且军方也有诸多大员维护,你最好只当什么事都没有,否则哪怕只是参上一本,说他些不对,恐怕就要引来大祸。”

    “这我自然知道,我要上书,也不会蠢到上书至建康,想让皇帝治他的罪,我只需将他今日的态度,去信告知萧锦大人,要对付他,也是萧家对付他,我和林意都差了多少官阶,哪里有可能地方郡守想要对付一方大员的。”

    洪渲看了这名师爷一眼,冷笑了起来。

    听着他的冷笑,这名师爷却顿时松了一口气。

    ……

    狐耳岗,是西平郡城外的一处坡岗,它背靠白狐儿山,一头如狐耳尖尖探入前方文象河中,故得其名。

    这片坡岗都是石地,只有石缝间能长些杂草,根本无法耕种,不过背山面水,地势开阔,而且地面都是坚石,倒是天生扎营的好地。

    一般过往商队或是军队,不想入城逗留,便大多都会在此扎营过夜。

    这一片坚硬的石地上,已经被敲凿出了不少孔洞,扎营起来更不费力气。

    这狐耳岗探入水中的一端也是一块完整的大石,大石远看像是一个狐耳尖,但是距离水面也有六七尺的距离,开阔的河水在这处收口,水流却是十分湍急。

    而且靠近狐耳岗的这一段,有诸多乱石,所以若是有过往商船,却是不靠向这一侧行船,而是靠向对岸水缓处行走。

    此时宁州一带正值夏末,越是接近傍晚,反而越是炎热,不过在这狐耳岗上,水汽不断拍击上来,再加上铁策军军士用水冲刷石地,浇得透了,石缝之中不断凉气蒸腾,倒是丝毫不觉得酷热难当。

    突然间水边一片欢呼大喝声,只见原本湍急的水面之中,就像是突然有蛟龙出海一般,轰隆一声,水面炸开,一道人影带着一蓬水浪直冲上来,双手竟是各提一条看上去足有二十余斤的大鱼。

    这人一落在石上,浑身白汽翻滚,整个人身体就好像一块热铁在蒸腾着水汽,正是林意。

    林意将两条大江鱼丢给两名铁策军军士,也不换身上衣衫,就让身上水汽慢慢蒸干。

    刚刚从徐子监提了人回来的齐珠玑到了他的面前,轻声道:“打听清楚了,黄万年昨日去了新义,已经办完事情返回西平郡,应该还有一个多时辰就到这里。至于翁氏,原本就在黄家。”

    “好。”

    林意点了点头,也不多说,和平时一般随便挨着一些铁策军军士坐下,开始吃东西,只是今日里除了徐子监那些刚提回来的犯人不知道之外,其余铁策军的人却都知道林意要做一件大事。

    哪怕此时林意看起来神色如常,但他们所有人看着林意,却都能时不时从他平静的眼眸中看到一些刺骨的寒意。

    铁策军从钟离城离开,一路途经蒙笼城,再到齐熙郡、黄水郡,再到这里,走走停停,已经有一个半月的时间,从桐山监、树头监、再加上今日从徐子监提完人之后,原本六百二十七人的铁策军,现今是九百四十二人。

    有着原道人这样的修行者存在,铁策军这支越来越像“杂军”的军队,从未有过扎营时设立暗哨布防的动作,最令沿途所有暗中观察过这支铁策军的人不解的是,林意从这些重监收了这么多人入军之后,明明魏观星在边军时就已是练兵的一把好手,但这沿途却似乎只是好吃好喝的将这些提出来的重犯伺候着,别说连任何军械都未让这些人碰,就连基本的拳脚都没有教过。

    今日也不例外。

    西平郡郡守洪渲之所以如此大怒,是因为这支铁策军其实在正午时就已经到了这狐耳岗,从西平郡城中郡守府到这里,若是快马,根本要不了一个时辰,但林意却就是说没空不见。

    而从正午扎营在此开始,这铁策军中也未有任何操练。

    白狐儿山上,有一名身穿紧身黑衣的修行者正在密林间静静的看着这支铁策军。

    他的头发用一块黑巾包起,扎得很紧,而他的脸上,却带着一个绿色为底,涂着五彩斑斓颜色的木制面具。

    他静静的伫立在林间高处,身上却是一丝元气波动都没有,在过往的十余日里,他有着比现在更为接近这支铁策军的时候,但即便是原道人,也没有感知到他的存在。

    他已经跟了铁策军十余日,自然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这支铁策军根本没有任何操练,甚至连行军基本的布防都没有,但这却并不是他所关心的重点。

    ……

    江鱼肥美,尤其是新鲜捕捉上来,又马上烤熟了的江鱼。

    林意自己捕了两条大鱼上来,一些铁策军军士自制的柳条笼之中又收了不少江鱼,这些鱼烤熟之后,却是都分给了今日刚刚从西平郡徐子监提出来的那些犯人。

    这些犯人其中倒是有一小半都来自于一个叫做古木腊的村庄,这个村子自古以种植茶树为生,茶叶每年都交由马帮运送出去,他们自己从中获利也是仅够吃喝而已。

    前年西平郡一带遭了大水,接着又有蝗灾,他们这个村子原本不种植多少稻米,本身没有受到多少影响,但是距离他们不远的诸多村寨却是饿死不少人。

    西平郡南郊有处牧场叫做圆场围,这处牧场是皇家所用,所养的牛羊和良田中所产的香米,都是进贡给皇宫所用。

    古木腊这村的村民自己虽不至饿死,但看着周围村寨的惨状,他们将自己的米粮都分送出去之后,打听到圆场围内里的粮仓存粮丰富,甚至除了进贡所用的米粮之后,还有大量富余,他们便带头设法索要。

    但看守圆场围的官员丝毫不予通融,甚至直接用守军冲击这些民众,激愤之下,这些村民便直接冲击了圆场围,将内里的粮食清扫一空。

    后来诸多村寨就没有饿死多少人,但带头冲击御用牧场、粮仓,自然是极重的重罪,整个古木腊村的男子几乎被抓了大半,除了少数人后来被放之外,有一半被罚苦役,而有一半,则是收押在西平郡徐子监之中,是都要被处斩的。

    因为已有桐山监、树头监的人在,所以现在齐珠玑和林意根本不需多说,这些从徐子监提出的犯人,便更是没有疑虑。

    “来了!”

    烤鱼的香气还在弥漫,数名营地外围的军士却是齐齐喊了一声。

    林意缓缓站起,这些徐子监出来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营地里数声马嘶,几道金色的影迹已经冲了出去。

    四名金乌骑齐头并进,连马首都是几乎完全排成一直线,速度却是快得惊人。

    这样的画面别说是让这些刚刚离开徐子监的人,便是之前桐山监和树头监的人都没有见过,一时都是震惊的睁大眼睛,连呼吸都彻底停顿。

    虽然只是四骑,但这四骑沉默冲出时的肃杀气势,却根本无法用言语形容。

    当这四骑刚刚冲上官道时,官道上的一处弯道上刚刚转出一列车队,有六辆马车。

    这六辆马车上的车夫在刚刚看到这四骑的刹那,都是不由得心惊得一声低喝,都是不由自主的拉紧手中的缰绳,将马车勒停。

    四名金乌骑依旧如电般并驾齐驱,往前而行,直到这六辆马车前方二十丈,才同时停住。

    从疾驰到骤停,只是这四匹战马的前蹄微微扬起,四名骑者却是如同铁铸一般,似乎晃动都没有。

    这六辆马车中人也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已经纷纷掀开车门帘和车窗帘往外看,看到这样的四骑,车中人都是心中莫名的涌出阵阵寒意。

    为首的一名车夫面色极为凝重,但他深吸了一口气,却是眯起了眼睛,迅速恢复了冷静,厉喝一声,道:“我等是宁州黄太仆卿家的车队,你们又是何人”

    “神威镇西大将军林意所统之铁策军在此驻防,我等怀疑你车队之中有可疑贼人,全部下车接受查验!”四名金乌骑都是面无表情,其中一人冷漠的喝道。

    “什么意思!”

    这名车夫一愣,顿时勃然大怒,“都是我们黄家的人,哪有什么可疑贼人?”

    听着他的怒喝,那名金乌骑却是依旧面无表情,只是冷笑道:“既然如此,你们便是抗拒不从?”

    他的声音响起,根本未听这车夫的再次回话,唰的一声响,四柄淡金色的长枪,同时扬起,在夜色之中各自带起一道朦胧的金光。

    刚刚出声怒喝的这名车夫面色顿时煞白,他张开了嘴,却是一个字都不敢出口。

    “我乃黄万年,我父亲是当朝太仆卿…”

    哗啦一声响,一名看上去也不过二十七八的男子从第三辆马车之中掀开车门帘子跃了出来,他看着这几名金乌骑,欲言又止,声音初时响亮,现时却低落下来:“而且我宁州黄家和铁策军也有旧,林意将军刚在铁策军之时,我们也曾送了不少粮草过去,所以今日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有没有误会,过去再说。”

    那名金乌骑眉毛都没有抬,手中的长枪却是微微上扬,更加带起了数分杀气,“所有人下马车,过去。”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d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