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那个女巫 第五卷 新生之路 第一千三百一十章 困兽 二目



    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海克佐德面色铁青的关闭了扭曲之门。

    再愚钝的人至此都不会再有任何疑问,它们完完全全被人类算计了!

    “这群虫子——!”西亚西斯愤怒的咆哮起来,脸颊上疯狂扭动的短须将它内心的杀意泄露无疑。

    “住嘴!”然而海克佐德声打断了它,“如果他们是虫子,那被虫子算计的我们又是什么?从今天开始,我不想再听到‘虫子’这个称呼!”

    接着它纵身而起,朝大公岛另一头飞去。

    黑色的浓烟仍在不断向高处翻腾,形成了一道极为粗壮的烟柱,下方隐隐有火光闪现,犹如从地底喷涌而出的岩浆;而城内则一片狼藉,哪怕是没有被火球波及到的地方,也能看到不少横七竖八的原生体,不知是死是活。

    不过这并不是它关注的重点——事实已经发生,停留于此也无法减少损失,只会徒增愤怒,有这功夫,不如让敌人多付出些代价。

    在海岛南面,天穹之主果然看到了一些仍未走远的船只,尽管它们挂上了满帆,但在自己的能力面前基本和静止无异。

    就在它准备一步跨过这段距离时,下方闪起的一道亮光吸引了它的注意。

    只见有人影从大公岛外围飞出,朝着南边快速远去。

    原来如此,它以为引爆烈焰之人已同前锋军一起葬身火海,没想到人类打的竟是全身而退的主意!

    让女巫来执行引爆任务,之后再从战场上轻松撤离?

    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情!

    天穹之主立刻改变了目标,开启扭曲之门瞬间来到了女巫面前。

    那是一名有着浅金色短发的雌性,脸上刹那间露出了惊讶的神情,似乎没料到它会突然到来。而海克佐德根本不想多言,直接伸手朝她抓去——

    但一【敌无龙】抓却没有碰到任何东西。

    眼前的雌性突然爆发出了难以置信的速度,几乎眨眼间便窜至了百丈外,同时她激起的气浪如同一道墙般狠狠拍在海克佐德和寄生眼卫的身上,一时间魔力障壁绽放出粼粼波光,荡开的波纹好一会儿才平息下来。

    而女巫在飞出一段距离后放缓下来,像是耗费了大量体力一般。

    它冷哼一声,再次追了上去!

    又是一步之遥——这次当它刚走出扭曲之门,对方已经拖着一连串白雾飞出去了老远。

    海克佐德大怒,第三次用出了能力,此次它干脆直接将门定位在对方前面百丈外,想看看这回她到底往哪里跑。

    然而就在跨出门的那一刻,它忽然感受到大量视线汇聚于它身上,就仿佛陡然从空无一人之境来到了城市中央一样。

    天穹之主怔了怔,将目光望向这些视线源头——只见海天线和陆地方向都有黑影朝着这个位置围拢而来,其中既有铁鸟,也有女巫。

    这是……预谋好的伏击?

    所以那家伙是故意走走停停,让自己以为她受到魔力的限制,只能施展出这种短时间的加速飞行?

    “呵……人类……哈哈哈……”

    海克佐德怒极反笑!

    他们不仅算计了它的军队,甚至还准备进一步算计它?

    如果这时候回撤,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

    可它却没有这么做。

    没错,它并不是斩魔者,这也一直是它耿耿于怀的一点,但那不代表雄性戴上神罚之石,就能凌驾于一名大君之上!

    它要让对方知道,谁才是天空的主宰者!

    转眼前,八只铁鸟已经冲到面前,头部喷出了一连串火光——

    海克佐德单手一挥,直接在身前张开扭曲之门,吞没对方射来的铁弩,同时将门的另一侧开在铁鸟身侧。那些致命的弩失穿过门后,径直扫进了它们来时的位置。刹那间,有好几只铁鸟被击中,阵型顿时大乱。

    不过让它略感意外的是,那些原本具有致命效果的铁弩却并没有让铁鸟当场散架,而仅仅在身上留下了几个窟窿。

    天穹之主很快将这点意外抛至脑后,它一步迈向高处,将整个战场踩在脚下,而那些铁鸟显然无法跟上它的身影,尽管开始仰头爬升,但那笨拙的姿态比蠕虫还迟缓。

    就在它打算将其一个个撕碎时,一只路过的飞鸟突然化作恐兽,张嘴便朝它咬去!

    眼卫根本没有将海上常见的鸟儿当做威胁,海克佐德猛地闪身才堪堪避开这记偷袭,它恼火地张开手掌,一道黑光顿时立于两人之间——这同样是一道扭曲之门,只不过它的宽度仅为一指,穿过的那部分身体显然不会和其他部位留在一块。

    似乎是意识到大难临头,恐兽转眼又缩小回了海鸟,但想要在如此短的距离内刹住身形显然难以实现,她的半截翅膀仍然与黑线擦过,被斩断的翼尖和羽毛刹那间如雪花般绽开。

    但还未等它补上最后一击,隆隆的轰鸣声再次响起。

    那名金发女巫化作一道耀眼的金光,径直朝它撞来!来不及故技重施的海克佐德只能鼓动起全身的魔力,将起化作一道包裹全身的坚盾!

    “嘭——————!”

    两者轰然撞在一起,巨大的冲击力令对方身上的金光炸成无数碎片,也令海克佐德胸口涌起了一股闷气。只是对方明显伤得更重,不仅嘴角溢血,一只手臂更是折成了数截。然而女巫全然不顾自己的伤势,另一只尚存的手已从腰间拔出了一把短火枝。

    该死!

    它无奈之下只好重新打开了一道扭曲之门,若对方射击的话,铁弩只会击中她的伙伴。

    可令海克佐德气急的是,这一击仅仅只是个幌子,女巫并没有朝它开火,而是加速朝下方飞去,一把抱住了下坠的海鸟。

    “我要把你们都碾成粉末!”战斗到现在,它第一次发出了吼叫。

    可偏偏就在这时,天穹之主脑海里响起了最尖锐的警告——它来自从云层中落下的一架大型铁鸟中,在眼卫的视野里,源头正是那名被厄斯鲁克重点提及的女巫。

    它感到自己被什么东西锁住了——

    危机感剧增的海克佐德将扭曲之门展开至最大,将对方的攻击范围悉数覆盖在内!

    寄生眼卫却猛地推了它一把。

    接着火光乍现。仿佛过了许久,又仿佛是短短一瞬,只见一团黑影如电光般闪过,扭曲之门上迸裂出了无数裂纹,然后像玻璃一样轰然碎裂!

    随后是推开它的寄生眼卫——它身上的蓝光亮起又熄灭,血肉和内脏朝后喷出,在悠悠雪花中扬起了一阵蓝雾。两者几乎是同时发生,快得让海克佐德根本做不出任何反应。

    最后轮到了它自己。

    尽管来袭神石已经粉碎,但仍削去了它的半截手掌,并在盔甲上留下了点点凹痕。魔力的紊乱让它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径直朝大海坠去。

    而那些铁鸟此刻已纷纷完成转向,朝着它直扑而来。

    脱离禁魔区域后,海克佐德用出最后的力气,在身下打开了新的大门。

    接着它像掉进无底深渊一般,消失在大海上。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黄金屋。
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车马多如簇。
以迅速回贴为荣,以看贴不回为耻。
以认真回复为荣,以恶意灌水为耻。
以虚心受教为荣,以屡教不改为耻。
以真心称谢为荣,以背本趋末为耻。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