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身带个侏罗纪 挣钱养个大学生 第九百八十二章 省城 送房 京城 木鱼和尚



    谢谢阅读,文字仅供大家学习参考写作,不定期删除,敬请及时阅读


    万城到省城的高速路上,道路宽敞车却不多,可以让人尽享驾车狂奔的乐趣。

    凌晨更是人最少的时刻,车灯如同两道光剑,劈开黑暗飞速前进。这个时刻也不会有人赶着羊站在高速路边,让羊啃食路边的树叶。当然就算白天放羊的也终究是少数,一路上也未必遇到几个。

    路上监控比较少,要是白天超速的人估计得多点,但是凌晨就好得多。车少,也大大降低了出车祸的几率。

    但是不管怎么说,高速就是高速,永远要比走国道舒服一万倍。

    燕飞和徐小燕是凌晨离开三岔河的,燕飞的宝贝弟弟粘着人学都不去,就怕他们走。只能等小家伙睡着了两人偷偷走。

    家里的事情其实不用他多费心,回来亮个相,让大伙儿安心就行。

    至于说县里的事儿,许市长来的时候,县里的人该到的都到了,虽然时间不多,也都算打过招呼。至于说让牵牛花对其他地方的养牛场签合同的事儿,没人再提。

    市里都不会开口提这样的要求。

    “那边的事儿怎么样了?”徐小燕忽然开口道。

    “没怎么,就先放着吧!”燕飞知道媳妇问的是什么。“考拉国谁还不打猎了?保护环境也不代表就不能打猎。打个袋鼠兔子,那是为了更好的保护自然环境。这点小事儿翻不起大浪,下次我注意点就行。”

    姑娘点点头没说话,燕飞如果小心的话,那肯定没问题。打猎前先天上转一圈,地上连个兔子都藏不住,保证不会有人看见。

    这几天又忙又乱,此刻开着车跑在高速上,倒是两人难得的闲暇时光。两人谁也没说【敌龙无】飞过去的话,就这么开着车,在高速上奔跑着。

    到省城虽然没打算多停留,但是不用想都知道,肯定还会是忙乱时间。

    晚到一会儿多让自己安静一下,多享受一会儿是一会儿。

    ……

    慢悠悠到了省城,天色已经亮了。

    省城这几年几乎是一个月一个变化,隔上半年那就是一个大变化。燕飞走马观花的看了一遍,可惜没有太多时间去感慨。

    印象比较深刻的就是修路的地方挺多。

    他当然不知道,也就是这几年开始,省城开始流传一句话:省城省城,天天挖沟,一天不挖,不叫省城(原本是押韵的,说省城就不押韵了)。

    一挖就是二十来年啊!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发展太快,人口越来越多,城市越来越大,不修的话老城就没法住人。

    ……

    季芸芸和周蓓蓓两个接到徐小燕的电话,就准备好迎接‘房东’的到来。

    刚一看见徐小燕,季芸芸就笑嘻嘻地说道:“呀,半年多没见,徐同学更漂亮了啊!看来燕老板没少流汗呀!”

    早知道这个女孩儿是个表面纯洁实则小巫女的存在,徐小燕都习惯了。乐呵呵地回她一句:“是呀,总比有些人强,眼光不好遇人不淑,找个没胆鬼。”

    季芸芸当时脸就发绿了!

    话说前一段她一个同事追他追的卖力,女孩有点心动。于是就打算让周蓓蓓帮参考一下,请回来吃了一顿饭。结果不吃饭倒好,吃了饭之后那同事就躲她远远地。

    季芸芸找别人旁敲侧击打听这是什么情况,居然是因为那同事觉得,季芸芸是富家女,自己养不起配不上……这种连胆子都没有,更连情况都不知道打听清楚的人,季芸芸也带回去,让周蓓蓓笑了个没完。

    关键是俩女孩儿还解释过,说是住的别人的房子——问题人家不信,谁家这样的别墅让你们白住,还让你们养着吃牛肉的大狼狗,就看那‘狗食’,一般人也消费不起啊!

    “不过也刚好。”徐小燕继续说道。“好歹证明了那人不是个爱攀高枝的人,你可以好好解释一下,说不定还有机会呢!”

    季芸芸黑着脸:“亏我一大早把里里外外都收拾收拾,迎接你回来,你就是这么打击人的是吧?”

    周蓓蓓一脸的忧桑:“你在考拉国遛鹰逗狗晒太阳,俺在家里熬夜加班累死累活,你就别打击俺们了!赶紧进屋,给俺们说说你的富贵生活,让俺们这些穷哈哈们羡慕一下,也好满足一下的虚荣心吧!”

    她比季芸芸可怜一万倍,新人进医院,那是什么苦什么累干什么。熬夜加班是常事儿,回来扫个院子站着都能睡着,所以季芸芸就辛苦了点。

    燕飞和看家狗玩闹了一会儿,可惜时间不多,让徐小燕和两个女孩儿说话,他就直奔实验室去了。

    因为不知道他具体来的时间,开始只有实验室的原本人员在。等他到了没一会儿,学校里的人也逐渐跑了过来。

    说起来燕飞还是学生,可惜别人都开学好久,他连个面都没露。

    但是这也不算是大问题,周校长就直接说了:“燕飞同学有没有读研究生的想法,其实你的水平现在还挂着个大学生的名头,有些不合适了。”

    旁边就有人捧场:“燕飞同学别说是读研究生,就是博士生也没问题。国外都有大学想让他去读研究生博士了,在咱们这儿还能只当个大学生?”

    “对对对,怎么说也是戚老师和贺老师的关门弟子,现在先挂个研究生,随时可以提博士的嘛!”

    燕飞一听就知道,这是怕自己回来的时间越来越少,以后连毕业证也不要了。

    那些话说的也没错,他的水平别说是博士,真要是只搞古生物研究,就没人能教得了他。给个博士的名头都是小看他,谁有他懂的古生物知识多?

    但是国内不比国外,学校里估计也是就他的问题特意讨论过,只能先给他挂研究生,挂个年儿半载的,再换成博士。

    能让他提前毕业,已经是破例,该有的过程是不能少的。

    真是怕他干脆不要这个毕业证。

    有个证还有份香火情,连毕业证都不要……那也显得学校太不近人情了!

    因为学校有燕飞的两个实验室合作,还有一份超出人想象的成就拿出来,现在农大的名声已经相当响亮,正在操作提升学校档次的事儿。

    原本省大正在合并学校,准备进一步把学校提升一下。以前是看不上农大的,但是现在农大反而不愿意挂他们的名头。

    省大农学院,哪有省农大听着好听,省农大哪有省农业学院好听?

    更别说现在学校里还有老师靠着上次克隆项目,如今进一步提升职称,更有一批学生,借此轻松跨过了从研究生到博士生的门槛。

    大伙儿来之前已经知道,燕飞刚进实验室,在看了目前的研究进度之后,就继续提出了下一步的研究课题。

    这说明什么,说明燕老板对实验室的重视,并不因为他没在家就有所改变。

    只靠这一点,学校就有信心,进一步把农大换成农业学院,然后在进一步的全国学校等级划分中,占上一席之地。

    要知道农大别说不是重点,在普通院校里面,以前也不是什么有名的学校。能进步的空间,那是相当的大。

    玉州本来就是农业大省,不弄出来个重点农业院校,大伙儿甘心吗?

    燕飞和周校长等人聊了个差不多,就开始继续拿过来资料……众人一看,得,赶紧走吧!人家这都开始无声赶人了!

    办理入学手续,甚至挂研究生的事儿,这些都不是问题。既然燕飞点头,等回去让人跑个腿,盖几个章就行。

    既然燕老板时间紧,大家就别打搅了吧!

    燕飞还真是这么想的,他抱出来的一大堆资料,如果不趁这两天‘重点’指导一下,等他一走,那实验进度不知道得慢到什么程度。

    研究员们为什么比较苦比,就是因为某些问题,可能要进行几百几千例的失败才能得到正确答案。进度也就是因为这些‘坎儿’而拖慢的。

    有些世界性难题就是因为某个步骤过不去,而成为了困扰无数科学家们多年的难题。

    所以说有时候可能因为某个人的突发奇想,就做出了什么成就,都是挺正常的事儿。

    燕飞的‘重点’指导,就是为了避免类似的情况发生。他拿出来的东西都是在恐龙世界里研究过的,现在就是走一遍流程,如果这样再耽搁时间,他还不如自己亲自动手呢!

    实验室一待就是两整天——包括晚上也没休息。

    也没人不乐意,毕竟燕老板一走大半夜没个信儿,大伙儿还都怕他突然不要实验室。现在看他这么用心,无非就是加个班熬个夜的事儿,当研究员的,谁还没熬过夜?

    所以大伙儿虽然熬的累,但是心里乐呵。

    苦两天,能把自己的事业之路一下子前进一大截,傻子都知道如何选。更何况大伙儿是轮流接受指导,还能偷个空打个盹,燕老板是一点没休息,比大伙儿还辛苦呢!

    两天下来,大伙儿是彻底服了!

    怪不得人家年纪轻轻有这么大成就,只看人家的表现就知道。

    一般人能这么干吗?早该累垮了。

    燕飞是真忙,这两天里还有师兄们打电话联络上门拜访,还有诸如王永成王磊等和他有过交道的人来请客吃饭。

    虽然请吃请喝的事儿燕飞大多都拒绝了,但是人家带着吃的喝的上门,那是拒绝不了的。

    好在那两女孩儿也够意思的很,干脆的请了假在家。而且徐家大姐二姐也跑来,加上徐小燕五个人一起忙活,给燕飞节省了不少时间。

    不过等忙活完,周蓓蓓和季芸芸告诉了徐小燕一个不好不坏的消息。

    季芸芸可能会回到县里某部门上班,周蓓蓓也会回到市里某家医院。当然现在都说不准,都知道这些事儿吧,还得进行一番‘操作’,没那么容易就进得去。

    不过两人都还有点纠结,不知道该不该回去。这是大部分学生们都会存在的问题,感觉在外边上了大学,再回去上班,还得靠家里上那个班,不怎么乐意。

    而且更让她们纠结的是,俩个人还没回去,据说家里就安排了一大堆的相亲对象在等着——这是不因时代改变而改变的现象,谁也避免不了。

    徐小燕看着她们纠结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还是燕飞开口:“实在不行就先在这儿上着班,给家里说等等再运作这个事儿。大不了等你们想回去了,给俺媳妇打个电话,让她给你们说一下。”

    说是让徐小燕打电话,其实还是燕飞的事儿。当然他还是挺乐意帮这个小忙的,至少这俩女孩儿和徐小燕同学这么多年,关系一直都不错,他也愿意帮媳妇维护一下朋友关系。

    像两女孩儿家里人穷尽全家之力‘操作’的这件事,到他这一个电话就能解决。至于说搭人情什么的,欠他人情的多了,愿意和他拉关系的更多,根本不算什么。

    季芸芸口快:“真的?不过那指标可是得遇的,到时候要没指标,还得等……”

    看着周蓓蓓也是一脸不放心,燕飞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俩上学都上傻了?好歹出来工作也有大半年,怎么一点东西都没学到?还单纯的和高中生似的,真是白上这个学了。

    还是徐小燕懂事儿,安慰她们:“放心吧!你们要不信,现在你们收拾好行礼,我现在就打电话……让燕小飞去打,肯定没问题。好的地方不敢说,一般农林类的肯定没问题。我觉得蓓蓓也别去医院了,那太累人了。和芸芸做个伴儿,去坐办公室多好。”

    周蓓蓓当时就心动起来,其实她学医完全是因为家里干这个的,自己也没多喜欢。如果真能有个坐办公室的活儿,谁愿意天天端着端着针管跑?

    季芸芸行动快,拿着电话偷偷跑角落里打电话,问家里面,如果燕飞打招呼的话,自己上班的事儿是不是比较好解决。

    电话那边立刻骂了起来,死丫头之类的话一大堆,说让她早点找徐小燕她不找。这女孩还解释,大家就是同学,这些事儿怎么好张口。现在是燕飞说的,她才打电话问……

    ……

    徐月见状坐不住了,对着燕飞说道:“燕老板,你能给咱也找个坐办公室的班上上不?”

    燕飞呵呵冷笑:“给你找的你愿意去吗?”

    徐月是徐家三个女儿中智商最高的,老大的优势是勤奋,徐小燕当年是怕留家里有动力,唯独徐月上学什么的都不费劲儿,考学和玩似的。

    因为研究生毕业没想好干什么,现在正读博士打发时间。

    “去啊!”徐月瞪着大眼睛,一脸的期待状。“不过,就是工资少了点。那个,燕老板,有没有办法给咱介绍个轻松点的,工资又高的……就是那种啥也不干,月薪两万的?”

    “你可真敢想,月薪两万以这位的智商,倒也不算难,关键啥也不干有点困难……”燕飞才不吃她这一套,笑呵呵地回答。

    “要是活少点也行,别累着我就行,最好还管吃管住,住的差不多就行,吃的要好点。”徐月乐呵呵地表示自己能吃……

    “我媳妇还缺个拎包丫鬟,你来吧!”燕飞立刻给她找到了工作。

    “切……我还以为你敢说是通房丫鬟呢!”徐月鄙视他。

    那边季芸芸打完电话跑过来:“谢谢你啊燕飞,你刚说晚一段时间也行是吧?我想在这儿多干一段时间积累点经验。到时候我干不下去了找小星星,到时候麻烦你了!”

    燕飞笑呵呵地答应:“行,什么时间都没问题。”

    徐月在旁继续鄙视:“看看,给别人帮忙就这么乐意,给我帮忙倒是不乐意。燕老板,大姐要结婚了,你也不说意思意思?”

    燕飞嘿嘿笑:“那我送套婚房,送辆车行了吧?挂在大姐名下,免得将来结婚了受气。大姐你看中哪儿的房子说一声,让小星帮你买。她是小富婆,账上的钱只进不出,你要不替她花她能发霉。”

    “我也要车。”徐月是真不客气。“我也不要婚房,提前预支一辆车怎么样?不用太好的,和你外边的差不多就行。”

    徐老二是真敢说,外边的那辆蒙思安的车是不算多好的,可也得四五十万呢!

    不过燕飞无所谓:“你要真要就给你,至于说婚房,呵呵,送你婚房你也得有人结婚啊!”

    “我……”二十七八的女博士当时就要爆炸,这话有点伤自尊啊!

    “我们不用。”徐家大姐打断了她的话。“徐月说着玩呢!我也不用,结婚的婚房都准备好了,我也不需要车。徐老二你别捣乱,你天天在学校,哪用得上车?给你买车你加得起油吗?”

    徐月嘟着嘴:“怎么加不起,我又开的不多。再说有了车放那看着心里也舒坦不是?”

    “反正不准你要车。”徐家大姐才不和她讲理,直接打消了她的心思。

    燕飞给媳妇示意,徐小燕立刻说道:“那我给你们一人买套房子,住不上租出去也能收点房租。不过我们明天就走,你们学校那边有什么小区我也不知道……”

    徐家大姐还想说话,燕飞已经摸出来电话:“王老板,省大旁边有什么好的新小区没?对,想要两套房子,给亲戚的。嗯嗯,那麻烦你了,回头我把你电话给她们……越大越好吧,住着宽敞,反正你看好就行。”

    挂了电话,笑呵呵地说道:“我估计你们也不懂这个,我找这个是内行,让他给你们安排,也不用你们操心,等回头你们过去签个字领钥匙就行。”

    徐家大姐还想拒绝,徐小燕说道:“他都给人家打电话了,总不能让他再说不要了。说不定这会儿时间人家都联系好人,给你们挑好房子了。”

    现在省城的房价也就千把块,除了别墅,房价基本不到两千块。三姐妹在那推辞的那点时间,燕老板都挣了不知道多少套,真是小意思。

    其实他倒是宁愿送这种礼物,至少不用花心思,省事儿。

    要是别的礼物,说不定他还得去想想合适不合适,还是这样来的简单。

    ……

    既然事情都安排好,燕飞也不打算继续等明天,现在房子里有住外人,他也不方便干点啥,还不如早点走。

    收拾好东西,又接了个莫名其妙的电话,一个什么什么公司的人,说某某想见见燕老板,谈谈合作的事儿。

    问什么合作,那边狮子大张口,连小药丸都知道。

    燕飞愣了一下,还真像蒙老爷子说的,有人来打这个主意。

    这不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而是小药丸这个东西太过神奇。燕飞现在跑了出去,看不上这个,但是如果掌握这么一份资源的话,那简直就是无往而不利。

    不夸张的说,有这么个神奇的药在手,基本和小说里的外挂差不多,太让人眼红了。哪怕是这个关注的人挺多,目前用的人也都不是一般人,但是还架不住有人利欲熏心。

    燕飞直接回复没空。

    明显打电话的是个小喽啰,连本人都不出面,一看就是注定谈不来的人。当初蒙家想买药酒,还是蒙思安自己开车跑了过去的。

    连自己都不出面,让手下直接找自己打电话,对方这是得牛到什么地步,才能有这么大的信心。这种人注定是合作不了的,再多说也是浪费时间。

    徐小燕就担心:“你也不好好说,回头咱不在家给咱们养牛场找麻烦咋办?”

    燕飞安慰媳妇:“给养牛场找麻烦了我都懒得亲自收拾他……直接把养牛场搬去考拉国呀!哈哈,现在又不是以前,咱们还用怕这个?”

    姑娘一想就明白了,现在自己可不是没退路。真有人故意找麻烦,只要做出来准备搬家的姿态,估计就该有人慌了。

    哪怕真是来了牛人能扛得住自己搬家的压力,那就真的搬走又怎么样?反正考拉国的牧场越买越多,大不了本地工人少用点,以后三岔河乡的人都轮流出去打工。

    对自己其实没多少损失,而且这点损失也完全是可以接受的。倒是找麻烦的人要落个吃相难看的名声,谁喜欢这个名声,燕飞也愿意送出去。

    就像他说的,都懒得自己再动手用什么手段。

    接完电话也懒得继续开车赶路,带上媳妇出了门,找个没人的地方就跑恐龙世界睡觉去了,反正等天明到京城就行。

    ……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两人已经到了京城,正开车的时候,那个不知道什么公司的换了个人又打电话来,还是说的不知道谁谁谁的要谈生意。

    燕飞直接回话,现在在赶飞机没时间,想谈的话,去考拉国谈吧!

    不搭理还想蹬鼻子上眼的人,这种人去了要是还是这么拽,燕老安倒是想看看,他们到底还能不能回来。

    调转车头开去了蒙老爷子的小院,扛着一大包小药丸就进去了。

    老爷子还正在慢悠悠打太极,这次倒是不问燕飞的意见了,话说自从上次见识完燕飞的‘功夫’,老爷子有一阵子深受打击,觉得自己大半辈子的太极拳没得到真传,还找人去邀请了几个名家来一起探讨过一次。

    可惜最终得出结论,自己练的倒是真的,可惜还是白练了大半辈子,因为明显的,自己天赋不行。

    燕飞也没说老爷子一语成谶,就是吃了个早餐。

    老头不乐意和燕飞吃饭,因为和这小年轻一比,发现没得牛可吹。说自己吃的青菜是自己种的,米面也都是纯天然?人家牧场里的还能不是纯天然的?

    人家不但纯天然,还有野味,种类不知道比自己这里多多少。至于说自家的医药资源,人家更不稀罕,以前泡的药酒,现在的小药丸,哪样不是人人羡慕的东西。

    吃过饭蒙思安才跑过来,估计这家伙也是掐着点来的,刚好这里吃完饭,他倒是不用多陪老爷子,免得又给他指派活或者教育他。

    燕飞把钥匙给蒙思安:“车里有酒,都是你的。还是你喝的那种,就不用我多说了。”

    “我看见了,嘿嘿。”蒙思安美的很“就知道这车不是白借的,哈哈。下次你回来我借你辆大货柜车开咋样?我连油都给你备好,你要嫌累我再给你找个司机……”

    “人都想好处疯了这是!”燕飞被这厮气得直翻白眼。“小何他们呢,手续什么都走完了吧?我最多停一天,大伙儿一起吃个饭就赶紧走了。”

    “他们正赶来,走走走先出去说。”蒙思安拉着他就往外走。

    到了门口就站住了,燕老板是实诚人,送礼只怕少跌了自己面子,车里的酒罐子愣是塞得满满的,原来俩人还能开车来,现在仨人就坐不下。

    等到小何最先开车过来,燕飞就问:“准备去哪儿玩?”

    最后一天时间,总不能继续忙活,也得轻松一下。可惜在家和省城都轻松不起来,也只能跑这儿轻松一把了。

    其实这轻松也是躲出来的,郭小五和郭静娅还想在香江等着他们去……怎么说那里的半山腰上,还有燕老板的房子。

    但是燕飞是真不想跑,还是等回到考拉国再说。反正那俩也没啥事儿,前一段还去过考拉见过面。

    先放松一把再说!





下一主题 返回列表 上一主题



dddddddddddddddd
下一主题返回列表上一主题